刺桐关风云_汉子

摘要:经营饭店的胖婆娘手脚麻利的过来摆碗筷,刚摆了几个被汉子喊住,不要这些塑料纸包的餐具,洗不干净,有吃饭的扁碗,拿几个来。 来了几个汉子,斜扛着衣裳,胳膊上露着郁郁的刺...

  

刺桐关风云_汉子

  经营饭店的胖婆娘手脚麻利的过来摆碗筷,刚摆了几个被汉子喊住,“不要这些塑料纸包的餐具,洗不干净,有吃饭的扁碗,拿几个来。”

  来了几个汉子,斜扛着衣裳,胳膊上露着郁郁的刺青,三角眼,大光头,刀疤脸,挤开人群,叉手拿起了几个枇杷,“你这个枇杷,噶可以尝?”

  滇南的水果好,价钱优,几个兄弟又都是爽快和气的人,他们的水果很快在市场上卖完,又去进货,来来往往,打尖驻店,在刺桐关吃鸡,和老板处成了熟人。

  前面坐着表弟,和他的漂亮女朋友,入狱两年,女朋友不离不弃等他出来,从此跑车营生,总是带着她,两个被喊下去站在一边。一个交警拿着记录仪,开始数后排的人。

  “这个马刨井,老古人讲,当年忽必烈率十万大军打到这里,人困马乏,脖子眼儿干得冒烟,他朝天祈祷,身边马刨了几蹄,就冒出一股清泉,这泉水泡甜白酒,别处比不上。”

  “可以,可以,随便尝。”生意好,心情好,老洪的表弟乐呵呵的收着钱,大大方方的让这些人尝。

  表弟暑假无事,跟着他来打下手,见见世面,小伙子拿着手机,不停的在打字,“是不是在和哪个小姑娘聊天?”。

  “罚这点款是小事,安全才是第一的,给认得啦,啊,说着你们不服气,想着给是我们挨你们过不克,你该认得,前几天出那个车祸,那么多人坐在货车里,出了点事故没了好几个,啊,听着心都会抖,该是了,下次不要坐那么多人,坐个班车,这样真的不安全。”玉溪口音浓重的交警苦口婆心教育了他们一番,罚了款。

  一会儿功夫,老板热气腾腾的抬了一盆麻辣鸡上来,先用热油把花椒,八角,辣椒,大蒜炒香,投入泉水,土鸡,再放些土豆,芹菜,葱,蒜苗,老酱,煮成一锅,做法大致相同,细节却各有千秋。鸡肉鲜嫩麻辣爽口,土豆沙面,蒜苗,芹菜筋筋吊吊,淋淋漓漓的捡起来放进白米饭里吃,看见大家吃得爽口,厨师兼顾掌柜的中年矮胖子有些得意,出来散烟。

  打下手的老妈妈从瓦罐里捞了一碗腌萝卜出来,切成大块大块的白色方块,偶尔还带着些青皮,是萝卜从土里漏出来被太阳晒到的部位,清香甜脆。几个人吃肉吃得有些油了,筷子纷纷伸进萝卜碗,夹萝卜来吃,吃到末了,又把汤淋淋漓漓的抬来喝了,喊再来一碗。

  不准搭乘人员的卡车休息室,竟团团的挤了五个人,“小范,你过来,你过来拍拍,这个是不是你们新闻的素材?一个驾驶室里,挤了这么多人”,交警招呼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过来。

  突然这群泼皮从后面纷纷散开,跌倒,逃跑,人群的后面,老洪提着一根抬竹萝的大青竹,左一棍,右一捅,没头没脑打过来,把这些泼皮打得东倒西歪,表弟见来了强援,精神一震,抄起旁边两块砖头,劈头盖脸的朝人群砸去,那个打他耳光的头上着了一砖,鲜血立马就沿着眉毛滑了下来,模样甚是吓人。

  “这个是用马刨井的泉水泡的白萝卜,刺桐关别的没有,就是这个萝卜好,水好,泡出来白酒,也甜。”

  为首一个汉子,豹眼狮鼻,头发毛毛躁躁,双鬓卷曲,踢踢踏踏的挪动桌椅板凳,又自行拿过墙角的水烟筒来吸。

  遇到交警查车,如果前方有同行通风报信,他们就提前停车下来行走,走到前面过了检查点,又上车挤作一团。

  “不买莫捣乱,好心给你尝,合着一块钱一个的枇杷,你不知好歹,走开,走开。”表弟把这些人推开。

  一阵车马声,陆续从车上跳下来几个汉子,伸腰踢腿,舒展在车上憋屈了一路的身体,他们是往返省城的水果贩子。

  表弟觉得自己头上嗡的一下,被一个小个子跳起来打了老大一个耳光,耳朵嗡嗡嗡的响了起来,其他几个人,跟着推推搡搡过来,其中一只穿着皮鞋的脚,已经踢到了自己肚子上,他一边退一边让,脑瓜子渐渐热了起来。

  夜幕初上,城市星星点点,万家灯火,路灯如同流萤,点点奔来,擦着脸上身上的伤口,两人相对无言,默默的开着汽车。

  直到老洪过来,他还在挥着刀片,几乎误伤了自己表哥,这个时候同乡的人闻讯也纷纷从其他地方跑过来,收拾收拾赶紧让他们走开躲避。

  为省几个本钱,许多乡人,不愿去做客车,挤在卡车驾驶室的第二排,沙丁鱼罐头般,吃尽生活的困苦,甚至有人和货物一起挤在车厢里,充满辛苦不必多说,更充满了风险。

  末了胖婆娘又抬上来一盆水煮青菜,青菜煮得稀烂松软,许是当地土质好,别处的青菜,煮三天三夜,也硬邦邦,没这般松软好吃。

  几个人风卷残云的吃了一番,肚里饱了,放慢了速度,停下来咂烟,或者翻盆里菜间的鸡肉吃,和老板吹着散牛。

  杀敌一千,自伤八百,老洪和表弟两人虽然勇猛,但对方毕竟人多,两个人打着打着,头上脸上不知是被拳头打到还是什么蹭到,也挂了彩,热辣辣的疼,老洪的大竹竿使得上下飞舞,打起人来闷响,表弟的砖头脱了手,心一狠去旁边的水果摊上,夺了一把切西瓜的片刀来,没头没脑的雪花式的乱跺乱砍,几个泼皮看见这不要命的架势,发声喊纷纷逃开了。

  几个汉子,为首的喊老洪,因兄弟义气,打架伤人入狱,刚放出来,拉拢了几个伙伴,凑了些本钱,买台卡车,进些水果,到省城贩卖营生。

  这日老洪和表弟用竹竿抬了一萝枇杷出来,那些批发的熟客纷纷涌上来,老洪拆了一包烟,散开来发,周边卖水果的,也一人发了一只,剩下的几只连着烟壳扔给了市场里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,人人为此都和他合得来。

  大家吃了些青菜,消解肉食油腻,都是奔波的苦力汉子,将大碗白米饭打来,淋了些麻辣鸡汤,又吃几大碗,才停下来喝山茶,吃卷烟。

澳洲鳄

中美宽吻鳄

奥里诺科鳄

密西西比鳄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 公司邮箱: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官网公众号

官网公众号

客服热线

澳洲鳄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